心理问题危及上亿中国人 在线心理咨询业崛起

  中国每年因自杀死亡的人高达28.7万。而因失学、下岗、婚姻问题等引起的各种心理问题等,其人数则是精神疾病和自杀人数总和的10倍以上。需要心理咨询的人,与日俱增。

  “请问您是男方还是女方?多大了?麻烦留一下联系方式,我们马上帮您安排咨询助理,匹配咨询师”

  这样的对话,壹点灵线上咨询客服晨晨,每天都要接到上百个。而在壹点灵的办公大厅里,像晨晨这样的客服,有近200个。

  日活超四万,全国入驻心理咨询师超7000,累积服务时长过2亿分钟,壹点灵目前已是线上心理咨询的头部平台企业。

  而它的CEO徐颖奇,平时喜欢穿一双布鞋,挽一节裤腿,是一个毫无心理学背景,却涉足过游戏、医药、金融行业,在互联网行业闯荡近二十年的老炮儿。

  2007年,徐颖奇患上了严重的幻听症。24小时不离手机,5秒内必接,总觉得手机嗡嗡在响。失眠,焦躁,“公司里的员工不愿和我吃饭,甚至看见我都要绕着走”。

  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他的发小,在大学里当心理学教授的朱浩亮,用“心理疏导”的药方,让他及时走出了困境。

  当时,在健康领域,有关躯体症状的医疗非常多,唯独心理这块少有人做,也没有人做得特别好。

  中国每年因自杀死亡的人高达28.7万。而因失学、下岗、婚姻问题等引起的各种心理问题等,其人数则是精神疾病和自杀人数总和的10倍以上。

  这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组数据,竞争的加剧,工作、生活节奏的变快,对于处在经济转型期的人们来说,更是多了一份迷茫。

  从07年起,这件事就在徐颖奇心里扎下了根,此后的8年里,他密切关注着这个行业,搜集了大量国内外的相关资料。

  据《2016心理健康认知度与心理咨询行业调查报告》,美国心理服务从业务人员和人口的比是1:1000,而2015年,我国的这一比例只有0.09:1000。

  截止2016年11月,甚至尚无官方认可的关于中国人口心理失常的流行病学统计数据。在心理咨询师的考核标准上,中美也是相差甚远。

  大部分人提到心理咨询时,都心生害怕,跟精神病挂钩,这就导致有需求的人,不愿意也不敢跟别人讲。自然而然,相关专业的人,也就不愿做这个工作。

  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的一位副教授告诉锌财经记者,一直以来,心理方面的科研成果转化为解决人们心理问题、心理系学生毕业后从事心理咨询行业的比例都很低。

  “培养一个飞行员需要与他等身的黄金”,心理咨询师也不相上下。高昂的前期投入、有限的客源,往往导致线下门店入不敷出。因此,在持有心理咨询师证的人中,真正从业的少之又少,且水平参差不齐。

  但徐颖奇多年的创业经验,让他更喜欢做还没有被看好的事。原始而混乱的行业生态,也意味着,有一片蓝海。

  2015年8月6日,在徐颖奇38岁生日这天,伴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壹点灵正式上线。

  “你们先别从学校出来,万一做失败了呢?”徐颖奇劝和他一起创业的朱浩亮和史占彪。一开始,他自己也忧心忡忡。

  徐颖奇说,“壹点灵就像我的孩子”。但是起初,这个“孩子”并不被外人看好,融资困难,找不到FA……

  然而,出人意料,从2015年开始,线%的市场增长规模,壹点灵成功地活了下来,并且在今年4月成功拿到了数千万A轮投资,强势逆袭。

  “有人花钱美容,有人花钱按摩,今儿我雇个好活,有人花钱,雇我陪人儿唠嗑”。

  这句春晚小品《钟点工》里的台词,带着几分调侃和戏谑。如今,却成了壹点灵正儿八经在做的生意。情感咨询、亲子关系、职场人际……在壹点灵平台上,各种咨询业务包罗万象。

  徐颖奇深知,解决心理问题一直是个巨大的市场,但这个“轻资产、重运营”的领域,长久以来缺乏有力的头部企业,无疑是有着难以解决的痛点和壁垒。

  纵观心理咨询市场,起步较早的壹心理,成立于2011年,在2017年就完成了数千万A++轮投资,而它的模式,更像“心理+媒体”,偏重心理知识科普和课程学习。

  2014年创立的简单心理,打出的口号的是“严选Top1%的心理咨询师,只提供高质量的心理服务”,这也意味着,不可避免地陷入用户量不足的尴尬。

  壹点灵要走的路,是一方面扩大体量,走大众路线;另一方面,定位为“心理+服务”模式。

  现在已经出任壹点灵副总裁的朱浩亮教授向锌财经表示,“在壹点灵出现之前,很多互联网咨询平台,只是对地面咨询做一个延伸。咨询师在网络平台上,更像淘宝商户在’个体’经营。”

  “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吧,咨询师只负责研究好咨询,咨询以外的一系列服务,全由平台做,这就是壹点灵的特色。”

  锌财经记者特意匿名进行了尝试,结果发现从联系顾问、做心理测评,到最后对接咨询师,一般10分钟左右可以完成。同时,平台上还支持英语、德语、法语等多种语言,若是热线电话,客服还可以用闽南话、四川话沟通。

  对于个人而言,广与精往往不能兼得。而线下的心理咨询模式,使大多数的咨询师不得不像“全科大夫”一样工作,线上的模式因为有足够的体量,更适合精准领域的专攻。

  可是,大众对于壹点灵一直都心存疑虑,不少人称其为“不够专业”。虽然和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吉林大学、温州大学等研究机构进行了合作,但是,壹点灵还是更喜欢自己的商业逻辑:专不专业,交给市场。

  是否解决问题,只有客户自己心里知晓。因此,就像培训机构的“包过班”一样,壹点灵承诺当客户不满意或者觉得没有效果时,会无条件换老师或者退款。

  但是,没有一个行业的健康成长,仅仅是靠“良心”维系的,其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是咨询双方不对等的关系以及对咨询师监督的缺乏。所以,壹点灵要做的,是把双方的关系解构成“消费者——服务者”。

  在平台上,每一位咨询师,都有相应的客户评价,评价高的会被平台优先推荐,形成马太效应。但徐颖奇并不迷信好评率,甚至有些警惕。在壹点灵APP上,当记者发现某一领域的好评率全是100%时,徐颖奇直接表示,“这个不对,可能有bug,不可能全是100%”。

  在医疗行业,有个让人反感的共识,不少“莆田系”往往通过线上的广告或者咨询,将患者引流到实体医院。但是,在壹点灵,这种做法是被严厉禁止的。

  相应的,壹点灵建立了自己的线几位高资历的咨询师驻场,所有咨询室的布置,都严格按照成熟的线下门店来做。未来,壹点灵计划在每个中心城市,都有不少于40个咨询师驻场。

  2016年12月,国家22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一时间心理健康相关行业被推到风口浪尖,学校、社区、企事业单位纷纷入驻咨询站。仅就今年上半年,壹点灵每个月的咨询人数都有30%-40%的增长。

  在心理咨询这个领域,朱浩亮已经坚持了近二十年,这在现有的130多万持证的咨询师中,可以说是千里挑一。

  因为,在中国,咨询师的结构是一个金字塔形,初级的人很多,资深的人却很少。初级咨询师无人问津,资深的一票难求,巨大供需矛盾,是资本野蛮生长的良机。

  思前想后,壹点灵并没有采用”简单心理“的高门槛入驻方式,而是偏向于对不同资历的咨询师,进行分类和培养。比如,初级的新手会更多地通过各种公益活动增加经验值,而一对一、线下的咨询,则确保由高资历的咨询师担纲。

  而且,在完成A轮融资之后,壹点灵也开始试水人工智能,设立了“产品研究院”。

  基于壹点灵庞大的数据库,对咨询案例进行解构。通过抓取关键词,将案例分类,方便初检和精准匹配。未来在壹点灵的平台上,和你聊天的很可能就不是“人”。

  “在美国,大约有1/2的人都接受过心理服务,去看心理医生,普通得就像治疗感冒。但在中国,不少人还是认为,寻求心理咨询是一件羞于启齿或者故弄玄虚之事。”徐颖奇无奈地表示。

  同时,简单心理发布的报告中,发现大众对心理咨询存在着常识性错误,比如“心理脆弱的人才会有心理问题”、“严重的心理问题才需要心理咨询”。

  2017年11月,随着人社部统一认证考试的最后一次报考,“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也即将成为历史。然而,旧的已去,新的却未来,有关部门至今仍在论证过程中。

  而更迫切的问题在于,公安、医院、消防等部门与平台之间还没有形成联动的机制。不少接线员感叹,如果接到自杀电话时,能够第一时间和这些部门对接,这些脆弱的生命或许就多了一道保障。

  “我相信未来国外一定会向中国人学习”,中国的心理咨询业,因为有了互联网的基因,开始突飞猛进。虽然发展时间并不长,但在一些指标上,已经有了突围的势头。

  比如在规模上,知名全球性线上心理咨询网站betterhelp,入驻的咨询师也才刚超过两千。而更多的网站,更像是为咨询者提供一个咨询师的搜索引擎。

  在壹点灵的办公楼里,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锦旗,每一面旗背后,都代表了一个曾经不安的灵魂。

  但是,又有多少颗挣扎的痛苦的心,藏在黑暗里,或者面对着动辄几百一小时的咨询费,望而却步。

  就像一千年前,杜甫曾豪言的“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一般,壹点灵的“让天下人更快乐”,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A: 商品化以后,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我们给它结构化,服务过程中具备了哪些东西,当标识出这些东西的时候,作为消费者起码知道付了这个钱,平台会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A:知心姐姐更多是情感的陪伴,闺蜜一样的,心理咨询的话会充分分析整个问题形成的特质,看到问题的本质背后是什么,充分地进行心理分析,包含每个人心理特征,包括认知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