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数字化转型最佳解决方案TOP100

  MIP(Markting Intelligence Platform)

  “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就是控制了过去。”用乔治·奥威尔的这句话来形容中国的数字化风暴恐怕再贴切不过。在这风云变幻之际,从个人到家国到天下都在重新定位,而数字化转型更是各家掌控的命运焦点。

  引发大规模革新的事物或创意,未必繁杂高深,它们常常简单又“便宜”。比如纸张,让时间和空间的交流成为可能,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历史的走向。比如电力,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令照明成本下降了约400倍,现在是人们生活的必备之物。再比如大数据,由前两者变化而来,既继承了它们的特性,又引发了今天的数字化转型革命。

  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感知技术、机器学习等一系列前沿技术不断发展,并深入融合到各个传统产业领域的当下,数字化转型也在各行各业爆发。宏观经济的下行直接影响着各大企业的发展,激烈的市场竞争挤压着中小型企业寸步难行,如何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给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成为所有企业的续命课题。

  如今数字经济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各国陆续出台相关战略政策,我国更是如此。2012年《“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到2017年《智能制造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及《“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都在彰显中国对数字化转型的重视。据IDC预计,如果中国能抓住两个关键点,保障中间价格以及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便能够更好地融入全球化,未来中国企业在全球将有非常好的市场。

  据统计,2017年,在全球TOP 1000大企业中有67%都将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公司战略的核心。有专家预测2021年全球数字经济占整体GDP50%,中国占到55%。为了支持数字化转型,企业支出或者IDP厂商的机会,2020年全球整体ICT将达到约4到5万亿美金左右,30%到40%左右。这些数据都跟数字化转型相关。

  从微观来看,数字化转型企业的业务范围均是金字塔的框架。基底是通过收集信息与数据,进行数据挖掘与分析,创造新的盈利模式;再从智能技术入手,全方位提升用户体验;中间层是在生产模式上用智能制造,实现工作资源降本增效;然后是研发、管理、物流等方面的转型;最后是利用智能决策令领导力转型。

  纵观过去几年,高新技术的飞跃式发展,驱动着企业与国家数字化转型进程不断加速,但仍有不少企业处于数字化转型初期。与大企业相比,中小型企业往往缺乏数字化转型所需资源,更倾向于使用市场上的公有云平台,通过平台的数据,扩大整个业务整个生态。而大型企业也多倾向于创造云平台,这样既能将业务系统集成起来变成服务,同时把平台服务API化,又可以集合多家企业的数据,从而进行行业内部洞察,对外部数据产生行动,走在市场变化的前沿。

  古语云:“君子谋时而动,顺势而为”。尽管当下数字化平台早已多如牛毛,却也不乏一些具有前瞻性的企业和平台在百花齐放中自成一派。如创略科技的NEXUS智能客户数据平台,它在原有CDP方案的基础上,于分析环节扩展了AI模块,令客户可以直接调用模块内已预制的而基础算法和高级模型或自定义相关模型,使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可以更加智能个性化。

  发展至今,现在数字化转型多数需要大数据平台做支撑以实现智能化。从数据的角度来看业务领域,挖掘存在明显分散的数据孤岛。数据分析师常用云计算将其统一形成用户的视角,在持续迭代中保持有效性和敏捷性,从而实现数字创新。

  在数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中国面临着许多宝贵的新机遇。中国式创新拥有异质性、多层化的海量用户基础,是各国企业在产业中建立主导优势的重要机遇。此外,数字技术与产业的融合以及数字创新推动的新产业、新产品与新服务的出现,正在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尽管越来越多的企业与国家热衷于数字化转型,但它始终没有一个统一规范的定论。数据爆发式的增长,也使未来企业数据的复杂程度随之升高,如何从庞杂的数据中清洗筛选出正确有效的信息,也成为了众家数据企业头疼的问题。

  作为企业重要的隐形资产,如何将数据资产进行有效的利用和管理,就成为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重点。随着各国陆续推出更为严厉的数据法规,未来加大对数据清洗和治理的可能性也在增多。为适应时代发展企业便需要从过去被动的利用数据,到主动的去治理数据,才能更有效的使用数据。

  事实上,数据治理最理想的状态应当是早于构建大数据平台之前,因为这有助于企业通过数据了解企业自身的具体资产,以及构建大数据平台解决资产配属问题。然而在现实中,许多企业往往在获得大数据项目资金后,就开始搭建大数据平台,并没有重视治理数据,使其之后的工作效率受到一定的影响。从长远角度来看,数据治理是数字化转型中的重要一环,它直接影响到最终数据统计分析的效果,唯有让更多企业意识到治理数据的重要性,才能更好的发挥数据治理的作用,让众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得以可持续发展。

  著名管理学家德鲁克说,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做两件事:一件是创造价值,另外一件是传播价值。数字化转型可以说是帮助企业发展的最佳助手,它既可以推动企业从各方面提升效率,助力其创造更多价值,同时也能优化传播策略,提升传播价值。其实对于企业最重要的不是数字化转型,而是具有匠心的产品,产品始终是企业生存的灵魂。

  有个关于德国绘画大师阿道夫·门采尔的故事,就很好诠释了用心做产品的重要性。一个青年人问他:“我画一幅画往往只用一天的时间,可为什么卖掉它却要等上一年?”门采尔回答道:“请倒过来试试!你花一年的功夫去画,那么你只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卖掉它!”

  数字营销盛行的今天,企业家们常会忽视产品的价值,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营销中。虽然短时间内可以得到大量关注,最后却没有得到多少转化率。如江小白和百雀羚,文案确实精妙,最终剩下的多是高额关注度而已。

  试想当未来每一个机构或每一个人都化身为冰冷的数字,那么这些营销或许就不再有什么意义。不可否认的是大数据正在改变整个世界,数字化发展正在推动着历史前进,我们每一个人都像这惊涛骇浪中的浮萍,难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数据始终只是数据,它或是一个神奇的辅助工具,却永远不会是注定的命运。

  无论是进行数据治理重新构建平台,还是清洗数据令企业施行精准的数字化转型。于数字化的洗礼下,所有的企业都难免被重新定义,当企业们均站在这新起点之上,所谓排名恐怕也没有多少意义。因为就像人心变化莫测一般,这将是一个企业快速更替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