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围绕新经济的大数据解决方案助力产业转型

  中国痛客大赛由贵州双龙航空港经济区管委会和贵州BBD(数联铭品)旗下的痛客梦工厂联合承办。一家以大数据为专长的高科技新兴公司为什么要承办中国痛客大赛?在后续的痛客平台建设中,将会形成怎样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对于创新创业,痛客计划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就这些问题,本刊记者专访了贵州BBD(数联铭品)CEO、贵州痛客梦工厂CEO陈东。

  《南风窗》:贵州痛客梦工厂是中国痛客大赛的承办方之一。一家高科技企业和一地政府进行有深度的合作,其中的缘起何在?

  陈东:众所周知,贵阳在大数据方面国家赋予了先行先试地位,而我们也是国内比较优秀的大数据公司。我们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周涛教授是国内大数据研究的领军人物之一。我记得是在今年2月4日,贵阳市委书记陈刚接见我们公司的核心团队。这个会上,讨论我们公司和贵阳方面能够展开合作的大数据项目,包括PE监测、大数据维护金融安全、中小企业信用评级平台等等,这些也是我们企业的重点项目。在这次会议上,陈刚书记告诉我们贵阳想举办全国痛点大赛的想法,征求我们的建议。

  具体方案是由我来负责。当时我就想,大赛不是目的,不能搞成一阵风,关键是怎么进行平台化运作,因此我提了一个“痛客中国”的想法。一开始的想法是觉得,我们公司是一家大数据公司,举办赛事对我们来说可能不是重点,但可以提供智力支持。随着对问题思考和相关工作的深入进行,发现这是一件意义很大的事情,下决心把它做起来。最后决定由贵州痛客梦工厂科技有限公司具体作为承办方之一。

  陈东:为了准备给贵阳市领导的汇报,我们还是做了不少功课。我们都知道,这几年“双创”已经形成一股很大的热潮。实践到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了,创业的确很火爆,但也是“冰火两重天”:有研究证实,现在一天内全国诞生4000家左右的创业型企业,但统计下来发现63%的创业失败了或者回归职场了。

  创业当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当时我们就想,如果从需求端入手,可能会推动创新创业更好的发展。我们也研究了国外的情况,比如美国最大的一家民间智库,就有一个很大的平台,美国航天局(NASA)也在上面提出痛点,寻求解决方案。在平台的盈利模式上,我们也注意到以色列的政府创投基金模式。因此,随着思考的深入,我们把痛客计划放到“双创”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框架内来考虑。对这些思路,贵阳市领导给予了充分肯定。最后决定由我们公司来承办,完全可以说是“盛情难却”。在各方的努力下,国家工商总局也成了整个赛事的指导单位,整个大赛里面还有一个社会信用的主题赛。整个痛客计划分为大赛和平台建设,先做比赛后做平台,大赛可以积累一些经验。

  《南风窗》:提到“痛客梦工厂”,很多人会想到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在普通人眼里都是创新孵化器,可以为创业者提供风投、商业指导等等。那么,“痛客梦工厂”到底和李开复的“创新工场”,以及其他的创业孵化器有何不同?

  陈东:我认为,这需要先清楚痛点和痛客、社会进步和创客之间的关系。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维护金融安全现在是一个很受关注的问题。贵阳市金融办也曾经和我们交流到非法集资这个痛点,因为非法集资引发的矛盾对社会稳定和政府工作造成了很大影响。有关领导就问:你们大数据公司有没有办法解决?我们有一些方法,并在维护贵阳金融安全上发挥了一定作用。这个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政府抛出一个痛点,变成创业公司的一个项目,既实现了企业的商业价值,同时对政府来说又维护了社会稳定。这就是一种最理想化的模式。

  这离不开我们公司的大数据技术。我们开发了一套系统,简单说就是搜索的终端机。我们实现了,只要输入一个公司的名字,一秒钟内就可以查出五度关联方的相关信息。人工查询的效率是无法与之相比的。

  陈东:中国痛客大赛启动以后,我们给贵阳市直属部门、区一级和国企做了很多场培训。培训连轴转,有时候一天四场,饭都顾不上吃,很辛苦,但觉得很有意义。有意思的是,公务员提交的痛点真的还是不一样的。走近他们,发觉他们真的很有想法。我印象很深的一个例子是,有一位食药监局的基层工作人员“满怀内疚”的提了一个痛点:食品安全的问题很多,但据他讲,现在基层检测人员数量、技能和设备完全不足以应对需要。食品安全出了问题,老百姓遭殃,所以他说自己是“满怀内疚”的提出这个痛点。类似由公务员提出的痛点还有很多。还有一些是普通老百姓提出的,比如某个点的治安问题。这就相当于舆情搜集了。

  《南风窗》:本届大赛的主题之一是,以企业信用监管为切入点,通过面向社会征集痛点,解决问题,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共建共治。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切入点”?

  陈东:如前面介绍的,国家工商总局是中国痛客大赛的指导单位,全国3000多家工商所也被邀请参赛。企业征信信息平台建设本身是国家工商系统今年工作的一个主题。

  对我们企业来说,企业征信信息平台的建设是围绕新经济,从宏观到微观提供大数据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些解决方案,最宏观的是新经济指数。我们企业和财新智库联合发布的财智BBD 中国新经济指数,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肯定,被称为决策的重要参考。再往下就是中小企业的信用评级平台。我们做的很多产品,包括财智BBD中国新经济指数和中小企业信用评级,都是大数据和新经济的结合。

  我们都知道,现在传统产业下滑,新经济在成长,但对新经济的支持还是空白的。要填补这个空白,就要实现新经济和大数据的结合。传统经济,我的理解,有两大特点,一个是低端劳动力的“堆砌”,所谓人口红利;一个是资本的“堆砌”,所谓钱生钱。最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低端劳动力的工资越来越高,这意味着这个行业的净利润少了,经济成长的拉动空间也变小,下一步的空间来自于高端劳动力。第二个特点,之前资本回报率可以达到20%,现在回报率降低甚至是负数,一个研究的说法是降低到了2%到6%。那么,新经济的第二个特点就是优质的资本投入,即轻资产,以前5个亿厂房可能带来两个亿收入,现在重资产这种投入的回报率是很难实现了,要靠轻资产投入。创新创业型企业是指那些高成长高回报的企业。

  还有一个研究的数据可以参考,传统制造业对GDP增速的贡献率在2010年3月份高达51%,现在不到30%了。中国经济需要新经济来支撑。但是,制造业贷款相对容易,有厂房有机器可以抵押,但科技类公司,博士不能“抵押”,幸运的话可以走资本市场,大量的是融不到资,贷不到款。要发展新经济,资本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就想办法,对于高端劳动力为主、轻资产投入为主和高回报的创新创业型企业,给它一个信用评级,能够贷到款融到资,这对中国经济是一个很大的支持。目前看,对这类新型企业的信用评价,全世界内都还没有成型的好办法。我们正在研发一个系统,在贵阳数博会期间推出。这个模型的逻辑比较复杂,大概的描述是:传统是看固定资产,这个模型是要看高端劳动力的投入、成长性、行业分析,对人的分析包括创始人的经历甚至婚姻关系,都有影响。

  《南风窗》:“痛客梦工厂”要有持续性,就得有成熟的商业盈利模式。BBD对此是如何考虑的?

  陈东:实事求是地说,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想清楚,还需要探索,在干中学。方向是一回事,具体落地又是一回事。有时候你以为商业模式想通了,过了几天可能又迷惘了。后来受到了“刺激”,觉得又想通了一些。任何一个事情都是螺旋式上升,创业本来就是“醉生梦死”。

  在前期有一次讨论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们公司的CFO(首席财务官)中间接了个电话,一个小女孩想创业,请他支招。我们就想到,痛客的最重要的作用,不就是支招吗?我们自己的创业中,也有类似的支招的人。有一个顶级的投资人,我们公司发展的几个关键节点,他的主意都发挥了很大作用。我们的CFO以前是注册会计师,他在工作中有个很大的痛点,就是查工商资料非常费劲。而我们用大数据的方式一秒钟可以把企业关联方的图谱做出来。当时不是很成熟,开始是两天,后来只用一秒时间。这位投资人就建议我们专心做好这个图谱。

  怎样创业不是想当然的,真的需要有业内人士给你提供指导。比如有一位痛客是一家银行的征信处处长,我们有个创客团队是做企业征信的,肯定需要这个处长来支招。痛客平台,一个是约,一个是卖。约,即线下约或电话咨询、线上咨询,提供创业的方向性指导。另一个是卖痛点。比如这个征信处处长,可以在平台上发表行业观点,写一写痛点。既可以是付费额不大的浏览,也可以是数额较大的独家项目。那么平台盈利模式就是,在约和卖中产生流水,平台提成。

  后来对商业模式又有一些新思考。约和卖体现的是平台的社交属性。要盈利,可能还要有投融资板块。这个平台,可以有痛点库,选几家好的,创客来认领,我们自己也有投资基金,还可以邀请好的投资公司入驻进来。像猎头一样,找投资可以收取一定费用。这相当于一个中介,帮找投资,收取佣金。当然,这些项目都是基于痛点的解决方案,不是随便去找项目。

  现在又遇到一些瓶颈。比如这些人为什么在你这个平台成为痛客,创客为什么要为你的痛点买单?这还需要努力思考。大繁至简,这就又回到了开始时说的,创业市场的“冰火两重天”,解决这个最核心的矛盾。现在创业的人太多了,需要有的放矢,从需求端创业,我们这个平台要提供这个解决方案。

  《南风窗》:从“双创”角度说,一个企业建设创新创业的平台可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陈东:任何一个创新创业,结果是未知的,也许我们自己也会失败,但至少从需求端出发做过探索,这个是最大的作用。简单的说,痛点是需求端,创业是供给端,痛客是先有需求再做产品,创客是先有产品再找市场。对这个探索,当然你可以赋予很高的理论和逻辑解说,但本质上就是从需求端的探索。我们在考虑承担不承担这个事情的时候,国家部委的一些领导给了我们很大信心。比如工商总局企业监管局的领导就帮忙解答了痛点的确权等关键问题。还有如前所说,其他一些公职人员的想法,对我们思考平台的商业模式都带来了很大启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这个事业的认可程度越来越强烈,感觉责任越来越重了。我们下决心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干好。